艺术品市场

艺博会年度报告:“南北差异”背后释放哪些信号

2012年后,伴随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等新生代民营美术馆“落沪”,以及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下称ART021)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下称西岸艺博会)的迅速发展,上海无疑是国内在当代艺术领域中成长最快的城市。

一组京沪艺博会的数据显示,去年“艺术北京”的VIP专场吸引1.7万人次参观,加上其后三天的公众开放日,观展达到10万人次,门票收入150万元;去年ART021和西岸艺博会在5天内的参观人次分别是7万和4.6万,这标志着同时有10多万人因艺术聚焦上海。

成交方面,2017“艺术北京”成交逾2000件作品,该数据比2016年的900余件增长一倍。其中,九成参展“当代艺术馆”的画廊有所成交,而参展设计艺术的50多家展商100%实现了销售。

据雅昌艺术网调研的数据显示,去年,蜂巢艺术中心以60万售出屠宏涛的作品《风吹来的感受》,以9.3万元售出顾亮作品《线索17》,以10万元左右的价格售出冷广敏作品《隐身》,以8万元售出宋朋的作品《画具》等;秋刀鱼艺术中心带来最贵的作品来自黄敏俊,售价为18万元;桥舍画廊以超过七至二十多万元的价格售出西班牙艺术家安立奎·布里克曼的两件作品,包括大尺幅的《空间方案》和小尺幅的《蓝色片段》……上述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或许释放出北京市场的信号:相对亲民的价格的作品更容易在北京找到买家。侨福集团艺术文化部总经理吕恒顺曾告诉雅昌艺术网:“现在博览会上带的作品,50万以上和5万以下的作品是很好销售的。尤其是更便宜一些的,甚至是衍生品,在博览会上卖的很好。”

而在上海,两场几乎同期举办的艺博会上,国际画廊的参展比例进一步提升,价值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也明显多于往年。

比如,首次参展ART021的MarlboroughFineArt带来弗朗西斯·培根创作于1982年的作品《StudyfromtheHumanBody-FigureinMovement》,其售价为2800万美金,或是该场价值最高作品。再如,同时参展两场艺博会的豪瑟沃斯画廊出售了价值95万美金的保罗·麦卡特尼的作品、价值百万美金的路易斯·布尔乔亚的雕塑,以及两件汉斯·阿尔普的青铜雕塑(分别售价120万美金和50美金)。再如,同样参展两场艺博会的卓纳画廊售出一件价值近100万美金的丽莎·约斯卡瓦吉的油画,而此次画廊带来最贵的作品来自米歇尔·博伊曼斯的《BlackMouldII》,其价值达220万美金了,是去年最贵作品的两倍。另外,首次参展ART021的GalerieThaddaeusRopac带来价值92.5万美金的亚历克斯·卡茨的《Roof》、价值60万欧元的乔治·巴塞利兹作品《WirhabenimKellerdieBrikettsmitKreidepulverbestreut》以及价值35万美金的安东尼·格姆雷的作品。

“买西方”成了过去两年国内艺术圈的一句行话,主要是指越来越多成熟的亚洲和中国藏家开始或越来越倾向于收藏西方现当代艺术。从在博览会上成功售出的作品显示,“容易卖”的作品有以下几类:一是那些已被学术和市场充分认可的艺术家,如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艺术家乔治·巴塞利兹、二十世纪“动态雕塑”艺术家亚历山大·考尔德、英国重要当代艺术家安东尼·格姆雷等。二是近几年在国内举办过个展或回顾展,迅速“吸粉”的艺术家,如亚历克斯·卡茨、KAWS、安东尼·格姆雷、乔丹·沃尔夫森、丹·格雷厄姆、菲利普·帕雷洛等。三是那些活跃在全球其他艺博会中的知名当代艺术家,如伊丽莎白·佩顿、丽莎·约斯卡瓦吉等。有趣的是,这些受买家青睐的作品往往价值不菲,其中不少是“百万美金”成员。

除西方艺术家外,日韩明星艺术家在过去一年里依然受藏家追捧。去年,大田画廊带来了草间弥生价值1560万的装置《WithallmylovefortheTulips,IprayForever》;此外,画廊还用一个展位推出艺术家的个展,其中版画标价1.1万至1.8万美金,绘画《黎明在此》标价5万至7万美元,上述版画和绘画都有预定和销售。佩斯画廊以50万美金出售奈良美智的作品《Head(eyesclosed)》,另带来Teamlab的作品,售价为5万美金(不包含作品的硬件部分)。贝浩登带来一件村上隆价值120万美金的作品,画廊出售了他与MADSAKI联合作品和一件加藤泉的雕塑。

这股“买西方”、或“买国际”的背后,为更多海外画廊寻觅到新的市场信号。去年下半年,豪瑟沃斯和卓纳画廊都宣布了在香港开设新画廊的消息,两座画廊均选址于香港中环的全新艺术地标新恒基大楼。

豪瑟沃斯香港空间将于今年3月开幕,画廊联合创始人暨总裁伊万·沃斯说道:“十几年来,通过与当地艺术家、策展人和藏家建立起的长期密切的联系,以及积极参加香港和上海两座城市的重要艺术博览会,豪瑟沃斯一直活跃于整个亚洲艺术市场。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反复不断地研究如何以正确的方式进入这片区域,真正成为中国艺术界的一部分,并展开富有意义的文化交流。对我们而言,进入中国市场不在于‘是否’,而在于‘如何’与‘何时’。现在这个时刻即将到来,而我们也倍感激动。”

另外,卓纳画廊香港空间已于今年1月开幕,首展为“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

话题转向内地,在过去一年,市场已成熟的艺术家们不缺藏家的青睐。比如,在去年的ART021上,高古轩带来的贾蔼力2017年新作《StardustHermit》成功售出;耿画廊不仅以300万元成功售出苏笑柏的作品《三丘》,另以800万元售出吴大羽的绘画。

“现在市场不景气,大多数藏家倾向于购买已经成熟的艺术家的作品,以抵抗收藏或投资艺术品的风险。”BANK空间创始人马修·伯利塞维兹告诉雅昌艺术网,BANK空间成立三年,以实验和先锋的艺术展览为圈内人所知。“我们空间搬到安福路后,感觉藏家对实验类的艺术作品更谨慎了。”伯利塞维兹告诉雅昌艺术网。

“我们从来不将顶级的西方画廊作为竞争对手,我们受到的压力来自同样支持年轻一代艺术家的那些画廊。”一家不愿公布名字的画廊表示:“在规模较大的ART021或艺术北京,单件作品价值10万左右的画廊就有几十家,当藏家分配购买资金后,买了A画廊,势必就不会选择B画廊。”上述画廊表示。

据去年艺博会的部分数据显示,国内中青年艺术家方面,欧劲作品《无题106》以15万元左右售出;薛峰《纷飞的纷飞的纷飞的2017-5》以25万元售出;黄宇兴在博而励画廊展出的所有作品都已售出,价格在3至13万元之间;此外,廖国核、邱黯雄、宋琨、铁鹰、叶凌瀚等艺术家的作品也都有销售,价格在5至50万之间。除了上述已成功售出作品的画廊,仍有一部分画廊表示“卖作品不那么容易”。

“西方画廊来到上海参展是很好的信号。不过,他们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宣传,因为影响力已经在那儿了,希望能更多的关注国内中小型的新生代画廊。”在年初的一场一级市场圆桌上,几家国内画廊“打趣”道。

新生艺博会区域化竞争升级

面对过去几年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新格局,国内涌现出更多新生艺博会:去年3月17日,由香格纳画廊、常青画廊、博而励画廊、佩斯北京、长征空间、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以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国内主要画廊和艺术机构构成的第一届“画廊周北京”正式举办,它或成为一种新的艺术群聚形态。由于和香港巴塞尔时间相近,绝大多数画廊主在开幕的后一、两天内就动身赴港。不过,针对这次新尝试,参展画廊仍给予积极的评价。

“北京具备充分的艺术家、机构、美术馆、拍卖行、藏家基础与资源。”这是艺术品市场经纪人林松、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负责人郑林以及身处此地所有艺术行业人士的共同看法;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艺术总监陈海涛表示:“我觉得(画廊周北京)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它不仅是补缺了北京没有好的博览会这样的一个情况,更重要的是一种新形态的诞生。我们也期待2018年画廊周会做的更好、更专业。”据去年11月公布的信息显示,第二届“画廊周北京”将于今年3月23日至30日举行,届时,将会有17家画廊和3家非营利机构的展览分布在798国际艺术区和草场地艺术区。

另外,今年4月26日至29日,首届Art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将在中国成都正式举办。据黄予表示:“这事已筹备一年了。大家知道现在整个当代艺术的市场都不太好,这个时候做的话比较合适。成都位置非常的特殊,它是中国中西部的经济和文化的一个中心,所以在这个地方做有它特殊的意义。成都往北边是兰州,往西北边是新疆,往西边是西藏,然后青海,往南边是云南、贵州、广西,往东边是直辖市重庆,再往东边一点湖南湖北......这么大一个区域,竟然没有一个国际性的当代艺术博览会。整个中国的中西部这么广阔,不管是地域性,还是当下的艺术环境,都需要ArtChengdu这样一个新的品牌亮相。”据2月9日公布的参展阵容来看,参展画廊共29家,包括香格纳、佩斯、长征空间、北京公社、博而励、常青画廊等。

再往南边,2015年转型的“艺术深圳”和同年创办的“艺术厦门”也在中国南部形成各自的影响力。其中,艺术深圳主办方为深圳报业集团,属国有企业。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小甘亲临博览会VIP开幕现场指导工作是博览会的一大亮点;“艺术厦门”的支持单位从福建省,到厦门、漳州、泉州等市的宣传部、文联、美协等。相比目前北京、上海、香港的博览会,这些区域化博览会在资金、宣传,甚至场地等各方面都获得了更大的政府支持力度。

ART021创办人应青蓝宣布将于今年在北京新增一个艺博会

去年,ART021宣布进军北京。“可以确定的是,(我们)肯定不会将ART021这个系统搬到北京去,肯定不会是ART010;此外,不会限制于当代博览会——虽然ART021在上海很明确的就是叫当代艺术博览会,但是去到北京,应该会把面放宽,不介意会有合适的、传统的文化艺术内容的加入;第三,还是希望将展场落地在市中心,为大家打造一个新颖、时尚、精致的博览会。”ART021方表示。届时,这个在上海成立、迅速成长并取得成功的艺博会将如何因地适宜,是今年国内博览会的一大看点。

据目前不完全统计显示,2018年,全球将至少有135场艺博会。2017年,已经坐拥全球最重要艺博会ArtBasel的MCH集团买下了伦敦MasterpieceLondon艺术博览会67.5%的股份,表示将来要把这个扎根伦敦的年轻艺博会拓展到美国、亚洲和中东地区去。艺博会“遍地开花”已成不可忽视的趋势。

据经济学博士马格努斯·雷施与著名的费顿出版社联合出版的《2016年度全球画廊报告》显示,全球画廊数量大约在19000家,分布在124个国家和地区的3533个城市,50%的画廊每年至少参加一场艺术博览会,25%的画廊表示:在年度收入中,来自艺博会的部分占据了20%以上。

在国内,艺博会区域化发展和竞争将进入新一轮的白热化状态。华府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吴放告诉雅昌艺术网:“这一股区域化博览会兴起的背后,是市场正在兴起。人们有了对艺术审美的需求,无论是学术上,还是市场的供应链上,因此差异化、个性化的发展将在未来越来越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