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市场

演艺小镇 舞台何时能唱主角

三亚牛背岭演艺小镇的大型实景演出《红色娘子军》将在2月亮相,而宋城演艺才刚刚砸下200亿元打造西塘演艺小镇。近年来,以“演艺+”为概念的各类特色小镇纷纷兴起。但事实上,演出项目很难单独支撑起整个小镇的经济,特别是演出内容尚未形成品牌效应时,演艺小镇的消费变现仍然与文旅地产等息息相关。行业人士指出,演艺小镇实际上可以看做是文旅主题公园的升级版,但缺乏一定的行业标准,如何持续化运营仍待探究。

资本频频布局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观看演出仅是一种休闲娱乐方式,但是随着演出市场所带来的产业聚集效应越发明显,以“演艺+”为概念,整合产业、文化、旅游等资源,优化空间布局、集聚产业要素的演艺小镇便开始兴起,并吸引了不少资本的青睐。

2018年开年,由陕西旅游集团与北京春光集团共同投资打造的红色实景剧大型椰海青春实景影画·红色娘子军项目将于2月12日在三亚市天涯区槟榔河东侧牛背岭演艺小镇初次亮相,围绕演艺项目,该演艺小镇还将着力打造海南民族民俗风情体验;而就在不久前,宋城演艺发布公告称,与嘉善县人民政府及嘉善县西塘镇人民政府签订了《西塘·中国演艺小镇项目战略协议书》,项目拟投资额达到200亿元。

事实上,演艺小镇从2016年便开始兴起。位于浙江省湖州长兴县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的长兴太湖演艺小镇,依托总投资200亿元的“太湖龙之梦”项目吸金;翼天集团投资3亿元在婺源建设演艺小镇,预计于2018年3月初建成对外开放;山水盛典与咨询机构智纲智库联袂成立上海纲元文旅,共同推出中国脸·演艺小镇;而在北京通州台湖演艺小镇,则建有集设计制作、排练合成、服装道具展示、技术交流研讨和仓储于一体的国家大剧院舞美基地。

行业人士指出,演艺小镇的兴起,与传统名胜景区旅游人次的增速正逐渐下滑,而主打地方文化和夜游经济的城市休闲旅游正显著增长不无关系,依据地域文化所打造的景观项目更是贡献了不少营收,但是就演艺小镇来说,演出才是最核心的发展要素。

商业模式存疑

现阶段,单纯依靠演出项目营收生存的演艺小镇并不多,而一些已具有品牌影响力的演出项目虽然也开始异地复制,但是往往也是与旅游等相关产业结合发展,这让演艺小镇能否依靠演出项目而独立存在画上了一个问号。

事实上,市场中存在依靠演出项目支撑区域经济发展的先例。“七朝古都”是《清明上河图》的原型,1988年,开封市政府投入巨资打造清明上河园,但长期的门票思维导致连年亏损,从2007年开始,清明上河园转变思维,引入演艺《东京梦华》作为核心引擎,2010年开始盈利,到2014年净利润达2.7亿元,游客量226万人次,演艺收入占整体收入八成以上;而在国内颇具名气的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在当地具有极高的社会效益,仅演出现场就能提供700多个就业机会,庞大的演出阵容基本无专业演员,而是当地渔民和张艺谋漓江艺术学校的学生。附近的许多渔民白天干活,晚上演出,甚至于当地的农家乐当天要准备多少桌菜、酒店的入住率有多高,都取决于《印象·刘三姐》的上座率。

但在演出商陈琛看来,所谓演艺小镇,应该是围绕演艺项目,建立区域化的产业集合,这往往意味着核心演出项目必须具有相当强的市场影响力,才能有效地聚集消费力,但目前有些演出小镇仅是集合了演艺的元素,演出项目并非主要营收支撑,这样的演艺小镇实际上就是文旅主题公园的升级版,“现在很多演出小镇都建立在旅游景区,消费群体以游客为主,而非观众,这样的小镇更适合被称为特色小镇”。

建立运营标准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文化消费方式日趋多样,而能为区域经济增添附加值的演出内容更是越发受到重视,这也是演艺小镇兴起的基础,但演出评论人黎新宇指出,演艺小镇回本周期比较长,通常需要3-5年,这个领域也尚未形成能够约束资本的行业标准,再好的演出项目若运营不当同样难逃亏损。

例如,大型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虽然有很高的品牌价值,但因运营公司桂林广维不当为股东及其关联控制人代偿或担保债务,2017年8月,桂林广维已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故向广西高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而在这之前,桂林广维已成为数起民事、执行案件的被告或被执行人,相关全部账户、财产大部分均已被省外及区内多家法院轮候查封、冻结,涉诉标的超过14亿元,且有部分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公司的正常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债务困境明显,此时的《印象·刘三姐》,每天的演出收入都成了被法院执行的款项。天津蓟州旅游文化集团投资2亿元打造了大型实景演出《天下盘山》,而每年仅800万-1000万元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演出的支出成本,投资回报几乎不可能,同时《天下盘山》还受到演出剧情单一和老套的困扰。

对此,陈琛强调,演艺小镇需避免规模的不合理扩张,并符合一定的条件标准。未来对小镇的认定或将标准化。例如,为了更加合理地配置资源,演艺小镇的面积可以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有10-20个规模化企业负责演出项目相关设施的配套,每个企业平均可带来4亿元左右的财政收入,演艺小镇就业的员工年收入应该达到6万元左右,有了清晰的行业标准之后,演艺小镇才能是可持续、有竞争力也有生命力的小镇。

(卢扬王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