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市场

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掀起观演热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积极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让首都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低价赏好剧,更好地满足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

    低票价高享受

    1114日晚,长安大戏院,随着音乐拨响,王萍的心也被拨动了。

    台上演出的是评剧《花为媒》。对于戏曲,戏迷王萍除了热爱、欣赏之外,还有一份独特的感情。对她来说,每周一次到剧院看演出,已经成为近两年的生活方式。她说:我特别喜欢看戏,很享受在剧院看戏带来的那种身心愉悦的感觉。受曾在话剧团工作的小学老师的影响,王萍一直热爱文艺,退休后更是痴迷戏曲,而她真正开始频繁走入剧场、享受戏剧带给她的快乐,还得从2015年说起。

    201511月,在朋友的介绍下,王萍使用了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剧院平台)。她感慨:真是太好了,不贵的票价可以欣赏到全国各地一流剧团、一流演员带来的一流剧目。

    “你能想象吗?我曾花不到100元在梅兰芳大剧院观看了于魁智、李胜素的演出,他们可是京剧界的金童玉女说起这,王萍提高了嗓音。最让她津津乐道的是,这两年,随着外地来京演出的院团越来越多,她在家门口就能欣赏到全国各地最有代表性的演出了。不同地方的戏有不同的风格,我都喜欢,像河南的豫剧、河北梆子、陕西秦腔等,在剧院平台都能以低票价看到,在北京,作为一个观众真的很幸福。

    然而,在剧院平台面世以前,王萍还是另一番感受。退休后,她一直十分关注演出信息,但是要么不能及时找到相关信息,要么就是演出票价太贵,让她对剧场演出望而却步。但是现在,只要登录剧院平台,全年的演出信息一览无余,合作剧场遍布北京城,让她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全国各地的好剧。

    王萍只是通过剧院平台受益的数十万观众之一。剧院平台运营方、北京市演出公司董事长张海君表示,北京市文化局推出剧院平台的目的是缓解北京文艺演出市场两高一不平衡问题,即租用剧场成本过高、演出票价过高、剧场资源利用不平衡。据文化局调查,北京市共有各种类型的文艺院团642家,大多数艺术院团没有自己的演出场所,需要租用剧场。同时,剧场资源利用不平衡,北京市注册营业性演出剧场105家,但全年演出场次超过200场的只有30余家,大多数剧场全年演出场次不足100场,利用率不高。剧院平台的建立,主要是针对院团无剧场,剧场无演出的不平衡问题,同时通过保低限高政策保证30%以上低价票,让观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

    剧场有戏演  经典再复排

    有戏演剧场才能活起来。剧院平台通过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方式,集中统一购买剧场资源,为一些院团和观众知晓度不高的剧场带来了发展新动力。

    位于北京丰台西罗园的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如今是外地剧团来京演出的首选地。而在2015年之前这里还只是中国评剧大剧院,承接着不多的演出。我们是剧院平台的受益者。中国评剧院副院长蔡长旭介绍,中心过去是中国评剧大剧院,虽是中国评剧界的最高殿堂,但外地院团不接受,认为其是评剧演出地。

    2015年,剧院被定位为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并被纳入剧院平台,此后无论是演出场次、剧院收入还是剧院知名度都有了大幅提升。蔡长旭介绍了一组数据,2015年,剧院演出131场次,收入400多万元;2016年,演出151场,收入800多万元。

    “现在是剧院发展最好的时候,随着承接演出越来越多,剧院知名度越来越高,合作也就越来越多。蔡长旭说,下一步,剧院正在策划主题演出季,如春节演出季、京津冀评剧展演等活动,进一步推动剧院演出平台建设。

    在剧院平台的推动下,剧场不仅有戏演,还为剧团复排经典剧目,为外地剧团来京演出解除了后顾之忧。对入选剧院平台的优秀剧目,北京市文化局通过零场租、低场租和演出售票补贴三种方式给予扶持。

    由北京城市当代舞团创作的舞剧《国色》就是以高质量赢得了一天装台、两天演出,一共3天零场租的支持。自2011年在国家大剧院首演、次年在海口演出两场后,《国色》就远离观众了。主演滕爱民说,租剧场演出对一个民营舞团来说是个奢望。小剧场一天场租三五万元,大剧场10多万元。由于舞蹈是小众艺术,租剧场演出无法收回成本。

    2016年,《国色》入选剧院平台,剧院平台组织的公益讲座和统一宣传,让两场演出的门票几乎售光。中国舞协相关负责人观演后选定《国色》参加德里国际艺术节,一些剧院也主动邀请其前去演出,《国色》终于又一次走到观众面前。

    连日来,云南花灯剧院正在紧张排练。下个月,他们将再次来到北京,为北京观众带来演出《郑喇叭外传》。去年,他们带来的云南花灯戏《走婚》受到北京观众的热烈欢迎。花灯戏在云南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是一种非常接地气的表演方式,能把地方戏带到北京、带到更高的平台是我们的梦想。云南花灯剧院院长黄绍成说,虽然有梦想,但出于经费考虑及对北京观众接受度的担忧等因素,他们已经连续8年未到北京演出。去年入选剧院平台,才让梦想变成现实。北京观众非常热情,我们演出两场,第一场满座,第二场很多观众都买不到票。观众的热情让我们很受鼓舞,今年我们又创作新作,并再次入选剧院平台。

    培养好剧目  引领观演潮

    作为繁荣首都文艺舞台、引导精品创作的创新之举,剧院平台力争成为北京剧院资源的统筹平台、优秀剧目的推介平台、精品剧目的孵化平台、文化惠民的实施平台。

    如今,回顾两年来的实践,张海君感触地说,剧院平台有效促进了院团与剧场的对接,让院团有地方演戏、剧场有戏可演,大大激活了文艺院团的创作动力,在带动剧目生产、剧场运营、文艺市场培育上起到了引领作用。

    2016年统计数据,剧院平台共推出117台剧目,在24家剧场演出215场,演出类别涵盖戏曲、话剧、儿童剧、音乐会、舞剧等12种艺术形式,演出团体来自全国13个省市。所有入选剧目最高票价不超过380元,低于100元的门票占到总票量的50%,吸引观众10余万人次。演出市场良性循环,过去两高一不平衡现象得到了缓解,形成了剧场、院团、观众多方受益的共赢局面。

    在京剧名家裴艳玲演出结束之后,两名观众的对话让张海君印象深刻。真好,几十块钱的票看这么棒的戏。”“是呀是呀,咱明年还来看。他们的对话让张海君看到,观众走进剧场看戏、欣赏并认可演出,这本身也是培养观众文化消费习惯的过程。

    剧院运营服务平台面向全社会征集剧目,不论京外或京内,不论国有或民营院团。征集到的剧目由专家委员会进行严格把关和筛选。对于进入平台演出的剧目给予相应的场次场租费补贴。平台建立之初,剧目选择还是以北京为主,涵盖津冀,从2016年开始,逐渐辐射全国。这也是北京作为全国文化艺术中心的责任。现在,剧目内容更丰富、表演形式更多样、现场演出更精彩,颇受北京观众欢迎。张海君说,平台还把培育观众作为重要职能之一,通过网络抢票、走进社区宣传剧目等方式,精准对接有需要的观众群体,坚持在票价方面推出实实在在的优惠外,还组织一些剧种普及讲座、体验等活动,针对不同剧目和观众群体推行引导性欣赏,提高观众参与度及欣赏水平。

    “在剧目选择上,之前主要是通过征集的方式,现在逐渐加强主动策划,作为尝试,剧院平台打造了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精品剧目展’‘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演出季等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张海君透露,未来,剧院平台将加强优秀剧目请进来,明年计划推出改革开放40年优秀剧目展”“地方戏曲名家名剧展等,让北京观众通过剧院平台看到全国最好的剧。